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三一迁都悬疑:说再见并不那么容易

2019-08-13 14:47栏目:案例
TAG:

  三个月前,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两大巨头,以撕破脸的方式,将双方长期的恶性竞争曝光在世人面前。绑架、监听、诽谤,这些影视剧中的名词,布满了热闹的媒体版面。

  纷争当中,梁稳根 的三一集团,宣布总部将从长沙搬至北京,告别这个和对手中联重科一起托起的全球工程机械第一城市。

  但,说再见并不那么容易。

  那个破地方,出门就是黄土,真不想去啊!小谢(化名)所在的部门将搬往北京,他曾去三一的北京新总部看过。对他而言,迟早要做一个是否离开自己家乡的艰难决定。

  好在公司也似乎并没有催他做决定的意思。三一集团北京、长沙新旧两个总部,目前仍是冰火两重天旧人依旧欢笑,新人仍未得宠。

  连接北京城区与昌平县城的地铁昌平线,生命科学园站往西步行1公里,到达北清路8号。春节长假过后,这个三一重工公告的新注册地址和总部所在地,在总体本就荒凉的北五环与六环之间,显得更为冷清。

  门口,稀稀拉拉停着几辆并不贵的轿车,很久才有一两个人穿梭而过。午间,园区里的办公楼没几个人走出,而两栋厂房也并未开工。一旁的高尔夫球练习场,荒草凄凄。

  有趣的是,从这个地方往北京城区方向再走4公里,有一个著名的村庄叫唐家岭,当年的蚁族聚居地,如今正在进行如火如荼的盖楼运动。

  占地240亩的北京三一工业园,被高高的围墙四周环绕,围墙上全程布置着带有倒刺的铁丝网,似乎在防止曾在长沙出现过的竞争对手员工翻墙进入园区偷拍,于北京上演。

  而在长沙,经济技术开发区,2月28日晚间,三一集团的旧总部,被红色条幅和彩灯装饰着。

  三一节晚会如期举行。每年3月1日是这家公司传统的节日,今年的主题叫正能量,聚三一。舞台上,高薪聘请的湖南卫视当家主持调动着气氛,三一员工们刷着微博求中31800元的最大奖,董事长梁稳根亮相与戴着红花的受表彰员工合影,天空中炸开了焰火。

  门前,当地政府命名的三一路上,三三两两的工人抽着烟聊天,不远处的焰火仿佛与他们无关。弄不到票,我们(一线工人)从来看不上这晚会。

进展缓慢

  谁跟你说三一总部迁到这里来了?没有!北京总部门口保安警惕地否认着。不远处的迎宾石碑仍然落款北京市三一重机有限公司,不过,身边的入园告示牌上,已经印上了三一集团的字样。

  长沙旧总部的热闹,证实三一的主体确实仍然留在湖南。而新总部的冷清以及保安的否认,也透露出,三一总部的实质性搬迁,没有明显进展。

  距离去年11月21日,三一首次放出搬迁的消息,已经过去一百天。但目前,只是决策总部的一些高管在北京办公,大概有几十人,大部分总部员工搬到北京并无确切时间表。梁稳根、向文波(微博)在北京虽然已有办公室,但实际上仍主要在长沙办公。

  三一重工宣传文化部副部长施弈青向腾讯财经表示,目前,哪些部门、哪些人需要搬迁还在研究当中,在研究确定搬迁部门和人员名单之后,再根据自愿原则搬至北京,不愿搬迁的员工予以调岗,或者协商解约。

  至于宣传部自身,目前也仍在长沙上班,什么时候搬到北京,同样并不确定。3月2日,三一在北京召开有关奥巴马诉讼的新闻通气会,当他们通知记者参会时,被问到为何用的是北京的座机号时,连忙澄清:我还没搬到北京,只是这次提前过来安排发布会,会后就回长沙。

  既然哪些部门需要搬迁并未确认,那么最终搬迁的人数也没有具体数字。此前,三一对媒体给出了数百人的模糊数字。

  三一总部主要包括副总裁在内的管理层,以及人力资源、财务、经营计划、研究总院和行政等职能部门,此外还有三一重工及集团总裁办、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等三办。 内部人士透露,这些部门的总人数已经超过1000。

  北清路8号里有一栋5层的办公楼,搬迁后三一总部的人员将入驻这里。由于此前已有三一科技、三一重机、三一电气、三一工程机械等4家公司在此楼办公,办公室数量的限制下,人数扩容空间并不大。

  施弈青说,目前三一暂时实施的是双总部的格局,即北京、长沙均有总部人员在办公。对于这种格局,尤其是长沙总部人数远远多过北京的格局,是否有可能固定下来的问题,施不置可否。

  如果双总部成为常态,那便意味着,北京成为注册所在地的名义总部,长沙仍为实际总部。

  而小谢认为,存在着这种可能性。三一主要业务部门,如泵送事业部等都留在长沙,总部不可能全部搬往北京,这样可能影响决策效率,徒增沟通成本。他说,也许不会有数百人的人员搬迁,自己很希望这种双总部格局能保持。

  一方面,通过注册地的迁移,三一能够实现国际化、审批的便利,摆脱中联重工在地方政府资源上的制约,同时还能获取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一些优惠政策;另一方面,保持长沙的实际总部地位,有利于经营决策。

  但这也可能是小谢的一厢情愿。跟他一样的几百上千名员工,只能耐心地等待搬不搬的悬疑落定,然后便要做出艰难选择。

补贴悬疑

  我这样拖家带口的,房子、户口、小孩上学、车子牌照,好多好多问题,麻烦得要死。一说到搬迁北京,小谢最愁的就是家庭的安置问题。

  为了鼓励管理层和员工跟随总部搬迁北京,三一此前曾透露将给予随迁者在北京户口、住房等优惠政策。但目前,这些政策仍未敲定。

  从长沙搬至北京,在生活上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房价的差异。目前,长沙新房均价仅为6000余元,而北京三一产业园周边的楼盘,均价在26000-28000元之间,两居室整租价格在3500元附近,这个价格在三一长沙总部所在的经济技术开发区,可以租到2-3套两居室。

  而且,在长沙,三一重工曾有以成本价向员工出售福利房的先例,向文波曾在微博称,公司自建的市价5000的房子以2500元的价格售给员工,一套150平米的房子让利30余万。小谢确认,确实有一些表现优秀的员工获得了这样的低价购房机会。然而,到了北京,拿地成本的不可同日而语,意味着福利房的可能性大大降低。

  施弈青透露,三一搬迁至北京的员工,可以入住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,但对于已有家室的员工,若放弃入住员工宿舍,目前暂无在住房上的优惠政策,未来是否会有也不确定。

  而据一名2012年调至北京的员工透露,目前自己住在一个八人间的员工宿舍中,合住人数多于大学通常的四人或六人间,让人想起不远处的唐家岭的过去。

  上述员工透露,副总裁以上的高管,通常都配车配房,不存在这个烦恼。而小谢这样的基层干部,陷在夹心层中,既不能像刚工作的小年轻一样入住宿舍,又不能像高层干部一样获得配房,成为其犹豫的最大因素。

  如果不能提供住房补助,基于北京长沙不同的消费水平,搬迁员工基本工资会否上调?

  听说肯定会调一些,但调多少没有说法。小谢说,自己对这一点很发愁。而施弈青也确认,在工资这一点上暂无消息可公布,只能说会考虑生活成本的问题。

  三一并非第一个总部搬迁北京的公司。2009年初,网易总部搬迁至北京,根据当时媒体披露的补贴文件,网易对底层的编辑提供了18个月的每月1500元的住房补贴,同时一次性发放了3000元的购物卡。

  除了房子,即将搬家的长沙员工们还将面临很多问题。例如,长沙人爱嚼的槟榔,在北京就并不容易买到。

  中午休息时间,几个三一员工走出北清路8号,步行1公里来到地铁站旁边的永旺国际商城购物中心。附近就这么一个大一点的超市,但这里还是买不到槟榔。其中一位来自长沙的员工向腾讯财经抱怨道。

  尽管他并非此次迁都才调往北京,但随后迁来的长沙人,难免都遇到和他相同的烦恼。

北京诱惑

  搬迁北京,三一重工在上市公告中给出的两大理由:一为规避恶性竞争,二为加速推动国际化进程。这是北京对三一最大的诱惑,但美味的蛋糕,也并不是家一搬,就肯定能吃得到的。

  监听、绑架、阴谋、诽谤、H股300亿元融资告吹去年年底,梁稳根向媒体披露竞争对手种种的恶性竞争手段,声称被对手逼出长沙。

  但两者之间的恶性竞争并不局限于这种触及法律底线的手段。在营销竞争中,双方为了争夺市场份额,均推出了激进的零首付策略,应收账款激增,双方在比拼谁的血能流更长时间。

  由于中联重科已经在H股上市融资,而三一却因行贿门功亏一篑,资金实力和融资渠道弱于中联,对零首付的风险更为担忧。

  为此,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曾在微博上直接指责中联重科为最后的疯狂,而自己则在接手泵送事业部后,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维护市场秩序,力挽行业,即叫停零首付。对手则反唇相讥,零首付明明是你们先推出,现在又出来扮演行业拯救者。

  业内认为,梁林河的指责,实际上是在混凝土机械市场占有率被中联超越后,又无力继续力拼激进销售的无奈之举。

  中信证券报告数据显示,中联的混凝土泵车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从2011年的39.4%上升至2012年的50.2%。报告还称,中联将继续依靠资金优势,加大信用销售力度,提升市场占有率。

  搬到北京,可以躲开触及法律底线的竞争手段,但摆脱不了对手利用资金优势抢夺市场份额的步步紧逼。从这一点来说,三一重工迁都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

  实际上,三一已经做出了选择,放弃死拼市场份额,转而追求提升盈利表现,以修补糟糕的业绩报表。银河证券认为,三一重工去年下半年开始的战略收缩已有效果,现金流、资产负债率、库存有所改善,有利于新一年轻装上阵。

  然而,混凝土泵车保持了十余年的头把交椅,至此交出,也是沉重的代价。2012年前三季度,三一重工净利润同比下滑23.4%,而中联重科净利润增速则超过15%。这意味着,总部搬到北京后的三一重工,还要承受一段时间的阵地失守。

  另一方面,三一总部搬迁到北京的理由,在于能够摆脱地方政府的偏向,拓展更高层政府资源,有利于加速国际化进程。三一高层曾经直言,去年年初并购大象,让三一深深感受了北京的行政效率。只要盖一个章就够了。

  但不能忽略的是,对大象普茨迈斯特的竞购,率先获得发改委路条的却是中联重科。路条为海外并购前向发改委进行备案申报,随后获得的批复。

  三一重工未获路条而抢先签约,引起中联重科强烈不满,其向外宣称,最后,是在湖南地方主管部门协调下,中联被迫放弃路条,成全了对手。

  中联还以此反击三一的偏袒论,认为湖南政府实际上照顾了三一。此外,中联还指三一获得的政府补贴高过自己,2011年全年,三一重工获得政府补助金额为9.37亿元,而中联重科为8688万元。

  一名前三一员工认为,搬至北京后,能够摆脱地方政府在诽谤、间谍门上的或多或少的偏向,但此事将湖南政府推至风口浪尖,很可能导致来自湖南的政府补贴明显减少。

  而目前,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向外公开的优惠政策,主要集中在税收优惠上,并未透露会有政府补贴。

  在拓展更高层级的政府资源方面,业界一直有传闻,脱胎于国企的中联重科,与民企三一相比,背景更加深厚,从路条争议可管中窥豹。三一想要在今后的国际化竞争中盖一个章就搞定,仍然任重道远。

  好在,随着房产投资有所企稳、铁路公路基建投资持续反弹,多家券商发布研究报告,看好整个工程机械行业在2013年迎来复苏。

  几家券商均认为,战略收缩,以及人员优化节省的10亿元成本,能够帮助三一重工提升盈利能力。而行业的整体性复苏,水涨船高,能够帮助三一以更小一点的份额丧失作为代价,换取好的利润报表。

  复苏曙光,对于迁都过程还要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的三一来说,是个不错的兆头他们能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适应新环境当中。

  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搬过去,就算搬过去后,能不能适应,也只是个开始。小谢说。

  三一员工如此,三一这个公司亦然。